潍坊城市人家

潍坊论坛 潍坊网|潍坊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原创] 大块补丁

[复制链接]

987

主题

1626

帖子

3735

积分

初一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金币
2121 个
注册时间
2015-2-13
发表于 2017-12-28 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块补丁

    补丁

    现代年轻人听到“补丁”二字我想就会自然听成“布丁”或是联想到电脑程序上去,我们小时候那会儿到二十岁以前讲究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的习惯因此,穿件带补丁的衣服不丢人也光荣而且不单是褂子裤子棉袄棉裤上有补丁就是鞋子帽子秋衣秋裤也有补丁甚至床单门帘和棉被等等但也许因此的观念,经济才发展得慢一些却是真正的低碳生活不像现在把低碳当成痴心妄想别有用心再次发展的噱头一副假仁假义的骨头架子,恨不得给你喊着低碳要高烧今天买来的衣服不看一眼就压在箱底明天接着再买十件八件乐不得一台汽车开三天就有故障有车祸马上换台新款型多盼望你拆一座楼他拆一大厦整天合起伙来造新城。其实说起来补丁衣服大多发生在膝盖屁股尖胳膊肘肩膀等部位不是磨破就是干活不小心的伤害也见过,很多很有技巧的家人补丁有些创意追求美观的感受比如一处屁股尖有破损却被补成两边的模样,却还一样大小用相同的布料还有跑线的转圈等间距很对称的朴素美胳膊膝盖也是一样,它与现在的乞丐服就有些些不同一方是故意的残破美一方是再利用的劳动美而其本质上也有比较的价值,再开放再现代的乞丐服其裤裆也不敢撕破给人看尽管都是在私下里混乱不堪群裸淫舞酒色财气权色交易但过去的裤裆,就还真有打补丁的例子我就有过屁股被下蹲的肥臀撑开缝的机会就想起来那句笑话说:林彪笑话孔老二破了裤里(林彪效仿孔老二克己复礼)。

    生产队

    我小时候在老家农村跟着爷爷奶奶有经历过合作社生产队年代的记忆我们庄是大村共分八个生产队那会儿,爷爷奶奶所属的第三队伍大概有三四十家子全体老少爷们一百七八十口子社员差不多还分整劳力和半劳力每天工作上坡集合在住户多的一处开阔三岔路口上,还有敲打一块挂在大树杈上的三角铁作为号令后来就改吹哨作为集合信号,现在想来那会儿哨子一吹也总要等上小十分钟男女社员才开始陆续出门集中起来听队长总结安排工作,有记工分的会计分十分和八分七分依照难易和轻重队长掌握出入但整劳力都是十分男女平等然后再集体上坡扛着掀䦆锄等等的工具散坡也是一起回家。每年打的粮食等等和其它农作物的果实除去上缴的公粮其余都是依照人口分发,工分的作用大概是年底的平衡功能应该是把每年依据出工日所得的总工分与其分发的实物相比较从而得出一个有余的还有少量钱款而亏欠的社员,也是挂账。

    生产队里的集体大场院据爷爷说曾是我们家的地盘但没几年就被充了公,场院北边有马厩里面养着几头马子骡子和牛我小时候也有经常去牲口屋里玩,一边进去还一边伸手去摸马子骡子和牛的头也不害怕也学着五大爷的动作伸手进去草料的石槽里面翻腾,五大爷平时住在马厩里晚上还经常用大铡刀给牲口切草料一个人向铡刀口边续另一人向下用力一压,还有大铡刀切草料的哧哧哧响声两个人配合得很默契就在煤油灯下切给各位牲口看,草料里多是要拌些麸皮也鲜有喂点麻甚(一种呈圆形的豆产品残渣压缩物)而且巧了也有机会掰一小块拿回家烤烤吃就很香但,如果到了青草季节牲口们有鲜的食材也会有改善口味伙食的机会。马厩的西边是仓房还有粮仓那种圆形的还有大车但,好像每次大车都是那一台只是拉不同的东西就分别用马子骡子还是牛的区别,大马子多是进城才用而且回来还要先在大场院里散散步还要在土坡里打几个滚那种翻腾身子全身抖搂毛的动作但也有翻不过身子来的尴尬一圈人就笑它,马子的动作被笑场它就有吹大嘴皮露出大白牙嘴里的习惯但幸亏还含着根锁链子不然我看非冲上来逮谁咬一口才解气的样子但骡牛就没有如此待遇。

    我记得爷爷那会儿年龄算大的就一般算不上整劳力的待遇但麦收时候也是冲在第一线,那会儿好像每家都有自己的菜园子也有杏树石榴树还有槐树和榆树就有槐花和榆钱的果实但像过冬的大白菜青萝卜土豆等等,就还是集体的力量大约在暑假以前生产队里会挤出一块闲地种上大脆瓜到结果时候,爷爷就会被安排去看瓜的任务地里一处简易瓜棚南北通风特别是夜里,爷爷在瓜屋子傍边抽着大烟袋我则一边仰望着夜空并期盼孙悟空一个筋斗翻到我面前,就跟着他去学七十二变降妖除魔又一边惦记大脆瓜的滋味但就极少有机会先期试吃或偷吃的记忆。星空,瓜屋子,爷爷的烟袋和我的孙猴子,夜不深人也静。

    养麻雀

    麻雀这东西我们当地叫“老鸹臣子”据说逮住一只成年的麻雀它会不吃不喝气死自己就没有养活的先例但是,若逮住一只麻雀的幼虫我们叫“光腚蛋子”就可以养的不但很熟还。

    在暑假跟着二哥上墙爬屋摸老鸹臣子是必须的有趣的活动之一但我就总是给二哥扶着梯子搭一肩搓上去的功用若有发现,那会儿的房子多是草屋顶就有很多麻雀的活路它们会在屋顶的草里做窝下蛋孵化幼仔因此,有时摸起老鸹臣子来就会给住家户捅坏了屋顶使之漏雨但人家麻雀做窝就不会可是,麻雀窝也有特殊标记有鸡毛和其它干草的样子我就老是找不到一个再不就是空的废弃的白白上去一趟但是二哥,多不会空手而下有时还要摸出麻雀蛋来摔在地上有时也会把老鸹臣子还没睁眼的光腚蛋子摸出来摔在地上,把那些在其它边上疯了的老麻雀们急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也不敢飞过来就只会叽叽喳喳我们也不在乎也都知道它们是害虫。我记得大哥养过一只极好的麻雀肯定是二哥给他拿来的光腚蛋子在一个纸盒里,大哥极其用心细致喂水喂粮还给它拿活虫吃比如苍蝇啊蚂蚱啊但就不可以光喂细粮那样据说会给它粘住肠子拉不出屎来因此,还要给大哥的麻雀吃些窝头之类后来经过大哥的精心照看他的老鸹臣子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了大哥,后来就开始插上毛衣竹的样子从脊背翅膀到最后的大肚皮从黄嘴角到黑嘴角因此,在麻雀眼里大哥就是它的命中注定就只认大哥一人每次见了大哥就哆嗦翅膀还跳上跳下从肩膀到头顶从左手到右手我记得,大哥还给他的麻雀染红了头顶还要训练它飞去来的本领还要训练它叼回来一枚系着红线的飞针还有次,大哥的麻雀崴了脚指头大哥还给它上了红药水贴了伤湿止痛膏后来,好像有次大哥的麻雀飞到了我们院里的大槐树上被其它麻雀引诱就再也没有回来大哥哭的好伤心其实我想应该是的后来才有此想法,大哥的麻雀成家了。再回到我这里不但从来没有自己摸到过一只老鸹臣子也没有成功养活过包括养土蛰尽管试过几次,却总是被大二哥取代。

    粘节流

    小时候暑假回老家跟着二哥中午去“粘节流”夜里抠“节流龟”抓“土蛰”(蝉和蝉的幼虫及蟋蟀)我就总是跟班什么也不会。粘节流需要一根大长竹竿但一般都是两根捆起来的长度要有五六米就刚刚够而最尖端,需要涂抹上自己用嘴嚼的面筋抓一把麦粒放嘴里用牙齿还有唾液润滑用力将一颗颗麦粒嚼碎最后在水里将麦麸洗出来就剩面筋一坨我就给二哥扛着大竹竿,二哥的发现就从我的肩上一把抢过去竹竿我就再开始寻找隐蔽在树杈上的节流还要把二哥喊来指给他看悄悄地,若是粘住母节流它就只会拼命抖动另一只翅膀想挣脱还有恐慌的撒尿却没有叫声我们也不太高兴但若是听到一边挣脱又一边发出来恐惧的吼叫就是公节流,就比较高兴一段时间先给它把玻璃纸状的翅膀撕去一部分再把它攥在手里捏紧了让它发出撕心裂肺的求饶声但应该是,因为工具不行的原因和面筋的粘接力度过低就有逃脱的机会也因此那会儿一天也粘不了几个也不吃不卖但现在倒好,大竹竿变成了可以伸缩的碳纤维鱼竿又长又结实特别是粘接剂好使据说现在粘节流的效率就足够可以买卖赚钱的水平但是,抠节流龟则多是在夜里最好是刚刚下过一场雨在老家的院子就有据说若看见地面上有个小洞则要用手指头一捅,若是空的就会有一只节流龟经过几年在地下的修炼在等着爬上来冲到树上去华丽变身但我一般看到的总是蚂蚁洞就总是不能得手因此,那会儿一个暑假吃几次节流龟每次两三个算是多的还没有形成吃货大军的产业它们也算还有活路不像现在据说,节流龟也算是害虫之一特别是那层绕树干一圈的光滑胶带谁给谁活路。

    纺线车

    小时候在老家我记得奶奶有一架纺线车黑不溜秋灰不拉几就几乎全是木制的骨架,它似乎很轻的重量老奶奶经常给它搬来搬去放到不碍事的地方还有被举到高处接近顶棚的历史,现在想来它占地也没有半平方的水平几乎就是个玩具后来就只在影视剧集里见过。奶奶面对着它盘腿而坐右手摇起来右边的大轮架一根类如皮带传送一样的大粗线扭个麻花与左手边的梭子连在一起因此,右手转一圈就有了左边梭子的飞速旋转那根被卷起来的棉花锤在奶奶手里有红肠那么粗就迅速被牵引着变成一根细棉线,就只有在接线头的时候停下来就只见奶奶把两头一捻我也不知道每次是如何的开始,那些棉花锤用的很快因为这次我就不光是在边上看看也有参与奶奶教过我,把一些棉花一层层揭开平铺放一根细秸秆用手向前一搓再把秸秆抽出来就是一根可以纺线的棉花锤而且,每次要提前准备堆在奶奶要坐下顺手拿的地方但奶奶也不定点只认一处我就见过奶奶在炕上在屋地在院子在过道屋再在阴凉处,后来就没有注意过那些用棉花纺成的白粗线到底干了什么,纳鞋底肯定是不行我想。

    学珠算

    小时候上学还学过几次珠算我记得用的都是大二哥用过的算盘还在上面刻了记号,记忆最深的是用165三个数字连续累加最后可以形成一个类似元宝形状的数字叫1551,其实这样的重复练习没有老师傅指导最终的结果就是不明就里的很机械好像程序化一样的几个指法就算很是成功,最后也没有学会打算盘的实战演习却也因此成就了一种游戏的工具把上下两排算盘珠间次推上来并形成对打鼎立之势,这里的毛病是你一炮我一炮却总是两排的炮弹不一样多因此先发后发就是制胜法宝还有时打空炮的浪费,也有被逼的无处可逃的缴械投降最后就笸箩了算盘珠赖账再拿好算盘用力向边上一甩,两派就又呈现敌对两立之势。

    写仿

    记得上小学也学过几天写仿也叫描红的例子为此还专门买过一支毛笔我记得,砚台和墨当然还是用大二哥留下的毛笔就被他们弄秃了毛没法再用,上课的时候老师专门教过拿毛笔的正确姿势和研墨的办法一是要顺时针方向二是要磨墨到用墨使劲刮一下砚面,若是墨汁分别到两边空白处是干的就是可以开始写大字的成功。现在想所谓的写仿就是把字帖垫到空白纸的下面印着下面映出来的字体描写而描红,就是所谓的双钩字体边缘是虚线镂空拿着毛笔蘸上墨汁填满字体不要出界因此,就始终没有学会写毛笔字因为总是想把一笔不成的大字再另行填充就不得要领就不再继续只是后来,因为学过丝网印刷需要制版的原因就用到了一得阁墨汁据说这是最好的墨汁而我却因此,转向了对没有学会写大字的遗憾。

    打土墙

    小时候在老家见过一次奶奶家与五大爷家两个院子之间打墙的例子一帮人年轻力壮都是黑黝黝的身板,土墙从两家屋山中间开打那会儿没有青砖垒墙不要铜墙铁壁就是单纯用地里的黄湿土还有地基,我记得是用两扇街门竖起来做平面在两边固定然后开始填土好像还有点禾麦杨皮掺在里面开始轮流上阵的小伙子们,一个圆石墩呈锥形下有二十多公分的直径上面有半孔可以把一根木棍镶在里面双手握住横把手,提起来打下去提起来打下去只听得我啪啪作响的感觉后来我就发现随着墙体的升高,他们开始站在两块竖起来的门板上作业而门板是被穿墙而过的绳子固定打好一块墙体再把绳子抽出来堵点土就可,打成这块墙体没用太多时间南边部分还有过道屋和圈棚也不需要太高本来就是自家爷们递过去拿过来也方便还要把着墙头拉呱。我记得墙头最后是有点尖的形状后来墙头自然也就开始长草墙体也有生草也有被小动物占据也有生出梧桐树的芽子来,显然就形成了一个鲜活的自然世界的规律而且秩序井然也没有注意墙头草的动向,后来听到一句话说跟谁亲的调侃:你跟我亲什么,下雨侵墙头。每每就很不自然地联想到那次小时候见过的打土墙经历好像那道墙头是被从天而降的雨滴砸坏的只是现在,特别是小孩子已经没有了墙的概念就更不会明白下雨侵墙头的含义在心里他们几乎只有大楼外墙中干的意见而心中无墙却不好沟通。

    打土墼

    说起这个“墼”来还是得益于电视剧集的字幕就想起来小时候在老家我见过的打土墼经历应该有三种的大体算法第一,是打土墼就是用湿黄土那种从地里一锨之下挖出来的黄土有一块大青石板,上面摆放一个木制叫“墼褂子”的长方框还是可以四边拆卸的机构然后填满湿黄土要满出个尖来,再有小伙子用打土墙的石墩子上提下打的捶打成一个平面然后拆开墼褂子双手小心用力推动一下打好的土墼再把它搬起来竖着排起来晾干,也有不小心搬碎了的时候好在就几锨黄土也没多大损失。很多那会儿家里盖屋就用这样的土墼填充中间墙体青砖只是用来打框架就像现在一定要用钢筋打圈梁,好处是这样的实体粘接用的还是禾麦杨黄泥浆也是没有成本最后再用白灰抹好墙皮也可以住上几十年。第二种土墼是泥浆的里面直接掺上禾麦杨做加强剂那泥浆就有我拔不出铁锨来的粘度,这种土墼也用墼褂子但更准确应该叫“脱墼”它用的是四面固定的墼褂子因此,每脱一个土墼就要用水刷一次墼褂子的内框不然就会脱不下来这种土墼就更加结实一些但也就用来垒墙支土炕等等也用于外围墙体。第三种墼就有本质变化的意思它用第二种墼褂子做工具我见过很多有先见之明的住家户,这大多是进城以后的见闻冬天以前也有开春以后的操作很多是提前准备,那会儿大多是烧炭沫子做饭还是取暖就有把炭沫子掺一些黄土拿水合成湿煤在空地脱煤墼,好处是冬天烧这种干煤墼不流烟油子就保证铁皮烟筒多用几年。干这活也要每次在水里洗刷一次墼褂子不然就很难脱下来也不好看的边缘,阴干或晾干以后存起来以备急用之需。

    其实这三种墼都会有熊孩子搞破坏也不怕上去一踩弄一脚泥弄一脚黑,嘿嘿。

    考场小记

    小学考试几乎就没有任何困难的记忆特别是写记叙文还一副很有思想准备的满负荷充足电模式来啊,最为有记忆的是有次命题作文我记述了一胖一瘦两个孩子在公园里玩胖子进公园没看几处就躺在草地里看天而瘦子,则像一根纸带子一样满公园里飘散爬行还扭曲着去逗胖子等等的细节,想不到那次老师给了甲++的评语还在那句话的旁边用红色圆珠笔画了几个圈圈我就到现在还有些自鸣得意。初中一年级第一次期中考试是我最为头痛的记忆尴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用字母表示数,关键时刻救场的是我的同桌叫娟高高黑黑的样子穿着便带黑布鞋平时也不跟我说话,或许是她看我一脸懵逼地面对着试卷发愣就拐我一下再把她写好的试卷掀起来一角我就赶紧抄啊。一年后我自己转学到了家门口上初中就开始学习几何而我就如鱼得水连代数也想得通但,考地理历史我就一毛不拔的现在就还是背不过的心理特别是后来高中还有政治那会儿比较重视所谓的学好数理化,考试就会打很多小抄藏在身上趁老师不注意偷偷拿出来抄写却总是有个问题不好掌握,先背下一部分再抄写一部分藏起来却不知道到底考什么题目就不是很多没有抄下来就是抄下来却没有机会也找不到藏在哪里也有浪费的笔墨一大把,当然也有同学之间互相递纸条的手段也有换卷子的案例也有前后左右胡乱抄写的错误也有被老师警告的记忆因此,后来我女儿他们那会儿就有了极大的科技进步他们会把整篇需要的文章复印缩小版面以至于现在的考场作弊手段我就无法想象的先进特别是每年的高考,就把各地考场和监考老师还有主管部门给逼的如临鬼子进村一样严加防范阻止李向阳全城戒严只抓李向阳。再后来从单位去上职工中专就没有再在考试作弊上下功夫感觉似乎到了一定的境界很坦然,要不最后就怎么沦落到差一点没有毕业的地步但好像也不全是不作弊的因素。我是经历过几次开卷考试的学生在小学在初中在高中都有,好像都是副科内容就不太重视但开卷考试也不容易出的题目要你满几本书里找也有找不到的同学又不允许互相讨论不过,那种欻拉欻拉的翻书声倒很像是学校里的常态。

    光脚丫

    自从那年大概六岁左右被老家的大娘说了一句多大了还光着腚露着个大尾巴之后再没敢继续光着屁股四处玩耍其实,还是有比我还大的男孩子光屁股的事例有的都七八岁了还光着其实也没人认真起来说教就不算个事而我,就有很多年被这一说给填埋的做过几次光着屁股突然现在出来许多男女而羞臊而恐慌醒了的事件在梦里好像给我留下了深刻。其实我记得小时候暑假回老家不再光屁股以后也就穿个大裤衩子却依然是光着上身还有必须的光着大脚丫子进门把鞋一甩,那会儿老家的院子过道小路场院地里干净没有乌七八糟的碎东西你们想想家里吃饭的碗如果一破两半就还要补起来继续用,它怎么就会有对脚丫子有伤害的东西除去树枝秸秆很多土卡拉再说还有双大眼睛看着但是在城里就不行就不敢光着大脚吧丫子不仅水泥沙石路面多一些,还会有人笑话还会有人员集中物品混乱的复杂危险地面就会增加十几倍因此夏天就还是要穿鞋子穿凉鞋穿拖鞋但是,恁是不知道在老家乡村的土地里土路上光着个大脚吧丫子撒开欢跑起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清爽开心特别是,在雨天在雨地里用脚巴丫子和着泥水那个心里的美感就只有现在的回忆可以来精神因为,老家现在也全是水泥地面和柏油马路的干烈和无情而且路上的危险特别多,不说那些破碎的啤酒瓶子就算是一根木杆横在地上都不敢过去用脚踩用轮胎压说不定上面就有颗铁钉子露着头而不像过去是马路上打架用的的半头砖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