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城市人家

潍坊论坛 潍坊网|潍坊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潍坊优家购

冬天,那一缕寒冷的回想

[复制链接]

55

主题

87

帖子

397

积分

小学二年级

Rank: 3

金币
12 个
注册时间
2013-10-10
发表于 2017-12-22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年大雪已过,不见雪花飘落。
    一丝遗憾袭上心头,端坐铺地暖的楼间,读着关于冬天寒冷的文章,跟着作家的思路回到寒冷的冬天。记忆中的寒冷之外,还有雪花纷纷,纷纷后的雪景和雪趣。记忆中的冷从小雪开始,那时小北风嗖嗖地刮,顺着扣不紧的脖领侵袭着并不温暖的皮肤。尖刀似的北风削得光秃秃的树枝发出哭一般的声音,家狗夹着尾巴,没有了秋天的狂欢,趴在院门草地上偶尔低吟一声,忙着备冬的老男人拾着干枯的柴草,还有的背着粪筐捡拾着土路上的牛粪。
    空旷的田野里唯一的希望绿麦苗,正期待着一床雪被的覆盖。另一片绿色正被镰刀收割,起大白菜的男壮爷们趁着中午前后的暖阳,忙忙碌碌地砍白菜放上手推车,天黑前运回村子,否则漫长的寒冷的冬夜会把白菜冻透,再吃就没有了白菜的原味。场院上冻得小脸红红的男娃们围着棒秸垛捉迷藏,摔倒爬起来,鼻涕流到嘴里都全然不顾,用手抹一把在脏兮兮的棉袄上擦一下,玩得不亦乐乎,直到炊烟升起,娘唤儿归。
    无电的乡村,一盏煤油灯,小小的火苗光亮着土墙土屋。娘在外屋手摇纺车纺着生活的希望,钻进被窝的我听着父亲讲的故事进入梦乡。窗外的风一阵比一阵强烈,木门窗的缝隙钻进来的风,像无形的刀刃刺得被窝外的脸有些疼痛。两床被压身的我熬着冬夜的折磨。早晨起来,朦胧的双眼看着一窗玻璃的冰花,误认为冬雪,推门才发觉一场空。棉衣棉裤棉鞋包围的我像个大圆球,走路慢了跑不快了,但玩兴不减。自制的木滑板与小伙伴在厚厚的冰面上你推我拉,手冻红了脚冻麻了,才恋恋不舍地回家。被母亲责怪的我第二天仍我行我素,迎着刺骨的风踩着坚硬的路,玩着抽木陀螺的乡村游戏。
    寒冷的日子,快活的日子一天天重复着,直到大雪节气。高高在上的太阳早早地日落西天,黑黑的天空罩着黑黑的村庄,突然天空下落一点点白色,由小到大的雪花整整下了一夜。接近半米厚的积雪盖住了院子盖住了鸡窝,封住了屋门封住了院门。好在早有准备的父亲,提前把铁锨扫帚放在了屋内。铲雪扫雪成了家家户户的主要任务,铲除由门到院子的路,再把积雪堆积到院子一角。
    厚厚的白白的积雪成了我堆雪人极好的原料,堆雪拍雪修正一个雪人的雏形瞬间完成。喝过玉米粥的我开始了打雪仗的游戏,抓一把雪握成大小不一的雪球投向对方。不经意地投向清扫积雪的大人们是常有的事,他们躲闪一下会说一句“这些混小子,就知道玩!”后,又低头干活。朴实的乡民没有各扫门前雪的陈规陋习,而是自发地延长清扫的路,更值得称道的是他们会不约而同地,到无儿女或患病的老人门前屋后清扫。
    下雪不冷化雪冷的乡谚,让我体验到了冬天真正的冷意。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土屋,被四面的冷包围着,早早铺好的被子靠着热炕仅有的暖意是不够的,冷被窝还需用暖水瓶子提前预热着。不敢脱衣服的我弯曲着双腿蒙着头,迷迷糊糊地似睡非睡地到天明。
    天亮了,无人的村道上会有猎人扛着自制的猎枪,循着野兔的印迹打一只冬天的美味。乡民见面不再说吃了吗?而是说,昨晚上真冷啊!伴着冬天的寒冷,熬到冬天末日。集市上的鞭炮、院门的红对联、高悬的红灯笼、扑鼻的香味庆贺着一年一度的春节。尚未融化完的冬雪,已少了先前的威严与冷酷,布满尘埃与纸屑的残雪,已抵挡不住春天的脚步,春意已在地下苏醒,迎春送冬,又是一个季节轮回。
    寒冷的冬天,已渐渐沉淀在记忆。煤球炉取暖、电暖气取暖、地热取暖已让冬天无处藏身,已让冬天改变了摸样。从见面说吃了吗?到昨个真冷呀!地暖热吗?看似普通的三句话,其实是不普通的三个时代的折射。不再寒冷的冬天,不再大雪覆盖原野城市的冬天,好像少了些什么,不知何故,常常让我怀念与憧憬的,还是从前的冬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63

帖子

443

积分

小学二年级

Rank: 3

金币
75 个
注册时间
2016-12-4
发表于 2017-12-23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无雪的冬天,少了很多情调,少了很多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